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会员之家 老一辈夙愿 大力倡导“中国唱法” “中国唱法”教学论坛
老一辈夙愿
浏览排行
中国文联召开带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
深深的怀念 难忘的教诲
王宝璋教授的一封公开信
关于举办全国首届“中国唱法”电视
试论王宝璋声乐教学对嗓音潜机能的
“中国唱法”声乐学会成立大会纪要
“中国唱法”声乐学会在北京成立了
再谈“中国唱法”嗓音科学的发声与
第二届中国声乐学会会员代表大会暨
“中国唱法”很有学问可做(吴雁泽
首页 > 老一辈夙愿 > 时乐濛 外国人也学“中国唱法”
时乐濛 外国人也学“中国唱法”
时乐濛
个人简历:
作曲家。河南伊川人。1934年毕业于开封师范学校艺术系。1940年毕业于延安鲁艺音乐系后任研究员、教员、合唱团指挥。建国后长期在总政歌舞团担任领导工作。后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。中国音协副主席、中国音协表演艺术委员会主任,《歌曲》主编、作有歌曲《歌唱二郎山》、《三套黄牛一套马》、《英雄们战胜大渡河》(合作),大合唱《祖国万岁》、《长征大合唱》,为音乐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作有歌曲《就义歌》、《遵义城头霞光闪》、《全世界人们团结起来》。出版有《祖国英雄颂》歌曲集。

    
外国人也学“中国唱法”

时乐溕

     听说开这个“中国唱法声乐学会”特别高兴。为什么?因为我想,宝璋是搞过多少次关于“中国唱法”训练班的;还有在全国范围内,参加过多少次关于声乐的探讨研究。还有过去的《音乐周报》,几乎是没有一次不谈声乐,而在所有的这些会上,我都明确讲过我的观点。因为过去,都是单个作战、各自作战。所以说,你只能讲你自己的观点,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,大家共同联合作战的观点。成立这个“中国唱法声乐学会”,就可以联合作战了。
     我自己是这样的想法,歌唱这一行,发声这个行当,跟民族的、跟我们自己的审美观点,跟语言完美地结合起来,只能作这个要求。这的的确确是咱们大家的事,不管你搞不搞声乐,你哪怕只是音乐爱好者,都不敢轻视的一个问题。什么问题?就是今天大家讨论的“中国唱法”。一般的说,刚才许多同志说了,中国早就有“唱法”了,至少说,《乐府传声》、《唱论》等等这些作品,不是“唱法”吗?至于说,是不是完全够科学,或者还不够科学,那就很难。因为科学是发展的,“意大利唱法”也在发展。《乐府传声》、《唱论》等等,所有这些著作,自然都是“中国唱法”,那今天为什么又提出“中国唱法”来呢?我个人的看法是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。什么是特殊情况?你比如说,在欧洲来讲,歌剧是“戏”,唱歌是“歌”,歌剧、唱歌是统一的,他的歌唱家,歌剧歌唱家,也就是最后的独唱家,最后歌唱至独唱。可在中国呢,你如果说那“京戏”,那是“中国唱法”,他只能是“京戏清唱”,那不是“独唱”,“独唱”只能是唱歌。中国民歌也是唱歌,显而易见,唱歌这行当是从二十年代,二十年代初,或者更早一些,学唱歌曲开始。外国唱歌这一艺术,唱到中国以后,这样就形成戏曲、民歌与唱歌这三种情况。而唱歌这个行当,群众也可能唱,比如说,特别是抗日救亡活动开始以后,当然,说得更早一点,1925年唱“打倒列强”,以后特别是全国普遍开展歌咏活动,抗日救亡。抗日救亡,群众也可以唱歌,用自然嗓子唱歌,群众并不是都能上音乐学院。因此,今天提倡“中国唱法”,这个认识,共同的认识,应该探讨一下。这个认识,究竟是指什么?我的看法,是指“唱歌”这一行,“唱歌”不是唱京戏,也不是唱民歌,而唱“歌曲”。因为什么?因为自从有了意大利“美声学派”,有了俄罗斯的“美声学派”,咱们才提出要不要“中国学派”?要讲“中国学派”早就有了!京戏产生就是“中国学派”,京戏唱法、梆子唱法,就是“中国唱法”嘛!那么就是唱歌这个跟世界声乐能相通的,因为咱们现在也唱歌剧,也唱外国歌曲,咱们自己也唱歌剧,在一个种类,一个品种上面,才能看到“学派”看到中国自己的“声乐学派”。你比如讲,京戏梅兰芳派、程艳秋派……因为它不是一个内容,所以说我觉得咱们研究这个,总是应该大家把这个认识能够统一起来。其实,就意大利的“美声学派”来讲,他们也有许多“学派”。前几年我到维坊参加国际风筝节,来了两个意大利放风筝的商人,但这两个人非常喜欢音乐,意大利歌剧里边的男高音咏叹调,他们差不多都会唱,而且,他很骄傲地说,“美声学派”产生在他们意大利,产生在那波里,而他们就是那波里人。这两个放风筝的,在老百姓家里很高兴的唱了起来,唱了一个多小时……就这样唱,哪能不准他唱,说你这不是“美声学派”,那是不行的!他照样唱。现在三种唱法,“美声唱法”、“民族唱法”、“通俗唱法”说起来是不通的,但约定俗成就那样说了。所以说咱们这个既然是“中国唱法”,既然包括它的发声原理,也包括了它的艺术表现方法,因为你将来要制订出教材来。一种学派没有教材怎么行?制订出教材来,那我们这方法,对于中国人唱京戏、唱民歌、唱梆子、基本上几百种戏曲都能起作用。那好比我们现在看到的不少新的,不管谁看到的,唱戏的也好,我们学“美声学派”的也好,都起作用。或者是说,我们这个只在一定范围起作用。如此说,咱们这个“学派”,究竟语言基础是什么?中国五十多个民族,按五十多个民族制定教材,那就困难。比方说,咱们制定基本教材,制定基本发声方法,还是根据一个普通话。这样制定发声原理也好,发声方法也好,如果这样,那对不会讲普通话的,只能起到参考作用,不可能完全起作用。我今天讲这点较笼统,因为它非常复杂。今天咱们大家到这里开会,说明是非常重视这一问题的。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这个声乐,声乐在中国来讲是中国人最喜欢的。在外国来讲,似乎是好像看到音乐师都是交响乐器,这是就乐曲来说的。但中国的传统音乐有个特殊情况形成的,声乐占了90%,所以说大家对这很关心,我自己也是非常喜欢声乐的。但是有些同志不喜欢,像那些不属于声乐的,他虽然是唱,但不属于声乐。因为他“唱”的不好听。并不是“唱”的都是声乐。希望大家共同解决这个问题,而不是单兵作战,我相信经过这个学会的成立,“中国唱法”会很快地得到发展的。外国人也学“中国唱法”,并能把“中国唱法”学好,会把声乐搞好的!我的话完了。(摘自:1996年10月中国声乐学会专刊第一期)

您是第 1084272 位访问者  
中国声乐学会 @ 版权所有 联系热线:17701298279 QQ:1029736708
技术支持:安信信息有限公司 [安吉在线]

京ICP备10030378号